發表文章

【獨家專訪】美國USCC首次就《逃犯條例》開腔 將香港捲入貿易戰?專訪國際關係學者馮智政

圖片
【香港輕新聞】美國「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7日發表報告表示,目前香港《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不單會擴大北京在香港的政治影響,亦會削弱及損害香港作為美國與國際企業安全營商地點的聲譽等,對美國構成極大的風險。《香港輕新聞》就USCC首次針對《逃犯條例》修訂發表報告,訪問國際關係學者馮智政,解構報告所反映的涵義。

美國「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The 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USCC)5月7日就香港《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首次發表報告,該報告以「議題簡報」(Issue Brief)的形式發表,共長八頁。該報告表示,《逃犯條例》修訂會擴大北京在港的政治影響力,亦對美國構成極大的風險。

該報告更直接指出,如果《逃犯條例》修訂獲通過,或會違反在1992年通過的美國《香港政策法》(另俗稱﹕《香港關係法》U.S.-Hong Kong Policy Act of 1992)當中的多項關鍵條款,包括當中的美國與香港兩地之間的引渡條約,以及「鼓勵」美國企業繼續在香港經營的政策;並稱《逃犯條例》修訂,將會削弱及損害香港作為美國與國際企業安全營商地點的聲譽,並有可能增加美國公民與靠岸海軍在香港的風險。

《香港輕新聞》就USCC首次針對《逃犯條例》修訂發表報告,訪問國際關係學者香港政策研究所研究員馮智政。馮智政認為,USCC的報告是美國極為高調的政治表態;報告指出《逃犯條例》修訂或會違反《香港政策法》,過往美國對於《香港政策法》的檢討,是在英國審視香港「一國兩制」實行情況的《香港半年報告書》基礎上作出修訂,而美國發表這份報告似乎是打破慣例,用意將香港「一國兩制」原本單純為中英之間的問題,轉移成「中美問題」。

記者﹕發表該報告的機構背景為何?在美國是否具有實際的影響力?這個是否屬於高調的表態?與過往的做法有甚麼不同?
馮智政﹕是次發表報告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The 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USCC),為美國一個較高規格的委員會。USCC是美國國會常設機構,於2000年10月通過由國會授權設立,隸屬於國務院,負責監督和調查美國與中國之間的國家安全和貿易問題。

由於美國是一個多元化的政治體系,有國會、各級別行政機構(execu…

谷歌拼音輸入法最新版本備份

圖片
谷歌拼音輸入法在2018年6月宣布不再提供下載鏈接,這對於不少喜歡用拼音輸入法的人來說是一個噩耗。

這裡提供一個備份,版本是2.7.25.128,即官方的最後一個版本,(至於坊間說的什麼2018版本完全是胡說八道,因為根本就停止更新了,不會有什麼什麼2018版)

本人沒有對文件做任何的修改,可以正常在win10安裝使用(可以輸入繁體),除了不能自動更新字庫外沒有問題,喜歡的朋友可以點擊下載

香港政府推動電子支付的困境和機遇

圖片
內地電子支付工具因為一輪又一輪的宣傳攻勢,在香港造成不少話題,過去不太流行的支付寶,甚至在蘋果手機的App Store變成下載量第一的軟件。電子支付貌似勢不可擋,但事實是否如此理想?

其實,今年初,香港發生了一個不太受公眾關注,卻可能十分重要的事。1月10日,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劉怡翔在立法會回覆議員質詢時表示,金管局正與業界合作,構建一個快速支付系統,全面連接銀行和儲值支付工具營運商。這是香港特區政府首次向社會發出信號——政府會促進電子支付的發展。

劉怡翔表示,即將建立的快速支付系統可以提供跨銀行即時轉帳、扣帳服務,以及商戶、客戶之間的支付服務和個人對個人的轉帳服務。為了促進儲值支付工具市場的發展,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和數個政府部門,正研究以先導方式讓市民以電子錢包繳交政府帳單。

同時,金管局也會訂立二維碼標準,使商戶能夠利用同一個二維碼,接受客戶透過不同儲值支付工具進行支付。9月份會公佈細節。

香港現有的電子支付系統
目前,香港的電子支付受到《支付系統及儲值支付工具條例》監管,共有13間註冊機構,其中較為知名的包括內地阿里巴巴的支付寶和騰訊的微信支付;國際的PayPal;香港本地八達通的o! ePay、香港電訊的Tap&Go和TNG等。表面上林林總總,但除了八達通以外,普及率都不算太高。

在1997年,香港已經有主要用作支付車資的八達通。比1999年的上海公共交通卡;2001年的新加坡易通卡和2002年的台灣悠遊卡都早。如今,八達通已經將勢力擴張到各行各業,連鎖經營的商店基本上都接受使用八達通。

八達通依托地鐵而生,其中一個普及的原因是獨占香港的交通工具支付,學生希望申請地鐵乘車優惠,必須申請個人版的八達通,多年下來足令八達通人手一張。據八達通網站的介紹,目前相關市面流通的八達通卡已超過3,300萬張,遠超過香港常住人口,有99%的市民擁有八達通。

劉怡翔將電子支付分為商戶、客戶之間的支付服務和個人對個人的轉帳服務,即Business to Consumer(B2C)和Consumer to Consumer(C2C)。在B2C部份,藉著傳統及非接觸式信用卡、八達通、易辦事等方式的電子支付約佔港私人消費支出總額約六成,二維碼支付則是剛起步階段。

對電子支付的正反意見
對此,批發及零售界議員邵家輝批評政府「後知後覺」,認為以往本港八達通支付系統領先全球各地…

【獨家專訪】兒科醫生李家仁 釐清過度活躍症流言

圖片
【香港輕新聞】早前香港發生倫常慘案,一位52歲外婆疑因照顧6歲患過度活躍症(AD/HD)的孫兒心力交瘁,「不想孫兒辛苦」將其勒死。香港輕新聞發現,除了世界衛生組織、香港醫院管理局等官方資訊外,坊間對過度活躍症也有不少討論和偏方,為了解其可信程度,專訪了李家仁醫生。

過度活躍症有多普遍?
李家仁醫生表示,世界範圍有記錄的兒童過度活躍症發病率約為3-7%;香港過往的調查顯示,本港6至16歲兒童的發病率相若,其中男童比女童發病率更高,比例約為5:1,估計在香港兒童及青少年中有4萬人是患者。

頑皮和過度活躍症怎麼分辨?
李家仁醫生形容,過度活躍症的不像其他症狀,「譬如發燒,燒到多少度就是多少度」,過度活躍症通常都是從兒童的一些表現進行判斷,其中美國精神醫學學會(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的病徵界定就是症狀持續半年以上,以及病徵在兩個或以上環境出現:「兒童通常在較陌生的環境下通常會感覺拘束,相反若有兒童並未因環境陌生緊張感到局促,而是繼續表現得過度活潑:例如一些兒童一回到幼稚園學校就不停『拆嘢』,那都有可能是(過度活躍症)表現。有些人會認為是過度活躍症,有些人則認為不是,所以初步判斷過度活躍症患者現在沒有一個絕對的標準」。

過度活躍不是病?只是人格特質?
網上有看法認為,過度活躍症是一種人格特質,一些名人也具有明顯過度活躍症傾向,遂認為過度活躍症不屬於疾病,甚至不應該被矯正。

李家仁回應稱:過度活躍症與腦部發展有關,由大腦前額葉(Frontal lobe)功能失調(一般為血流量低),或者多巴胺功能不足及腎上腺素活性不夠造成,和一般頑皮有本質分別。

按醫生實際接診的觀察,家屬及其身邊人撫養有過度活躍症症狀的兒童是件十分艱難的事,其中辛苦非外人可想像。因此李家仁認為,消極對待過度活躍症的看法並不實際。



過度活躍症會遺傳?
醫院管理局的數據顯示,如果父母任意一方患過度活躍症,其子女患病機率為57%。而兄弟姐妹任意患有過度活躍症,也可能有32%機會。李醫生認同相關數據,但指要注意對家庭的意義:「即使低到只有1%的發病率,如果真的病發也無可奈何」,尤其是「無理由告訴已經確診的家長『因為遺傳機率高所以別生孩子』」。

不吃糖可以防止過度活躍症?
網上有傳言稱糖類、味精、奶精、色素或任何人工再製品(包括零食)可能導致兒童過度活躍,只要避免食用含以上…

反疫苗是一門大生意?神秘自然療法是什麼?

圖片
藝人謝安琪在一段五分鐘的錄音裡面表示,不認同用疫苗做對抗疾病的方法(4:35),指責接種疫苗的人是產生突變「勁菌」的源頭(3:05)。還有諸如疫苗含水銀和沒有安全檢測等等指控。(錄音全文及醫學界反駁

此番言論引起各界討論,有人為之辯護,指私人言論外界不應過多批評;也有人認為體現了市民對政府的不信任等等。相比之下,令筆者最感興趣的是,這樣離奇的想法究竟來自何處?

翻看謝安琪2月8日在FB的回應,透露了一個關鍵字「自然療法」。在google打一下「自然療法」和「疫苗」這倆個關鍵字,不難找到香港《晴報》一篇題為《疫苗有陰謀?》的文章,作者是美國自然醫療學會(1999)核准執業醫師(非醫生)梁某。文章指:
「一位謝小姐馬上和我說她就是在三年前接種了這種疫苗,導致左邊身體痛了三年,經常麻痹,屢醫不癒。我告訴她是疫苗侵害了她左邊血管組織,令她如斯受苦,所以我會用我的方法解去她體內的疫苗毒素,幫她復元。」 不知道這位謝小姐是否和那位謝小姐有關,也不清楚疫苗內有何種毒素。但謝安琪的主要說法和論據,都在梁某的文章內可以找到,諸如:
「其實硫汞撒並非唯一罪魁禍首,因為所有藥廠都會加上各種危害健康的防腐劑。」「有些活體或不安全的也可變成病毒,甚至引致自體免疫細胞互相殘殺,永遠潛伏在體內威脅人類的健康。」「最重要是接種了疫苗一樣會染病!」 梁某本人,在成為醫師之前,是一名藝人經理人,和演藝界關係良好,也本港不少傳媒名人關係良好,他由2002年開始在《經濟日報》撰寫「醫學」專欄,並集結成《令你震驚的健康真相》,據稱已經再版20多次,更在另外一篇文章自稱「成為香港史上最暢銷的醫藥健康類書籍」。謝安琪是否受到影響不得而知,但邏輯卻一脈相承。類似的觀點也早已堂而皇之的見諸報端(梁某文章已經不算最誇張),只是因為謝安琪的知名度才引起軒然大波,或者反映主流醫學對反疫苗思潮過於掉以輕心。

其實,自然療法並非首次攻擊接種疫苗,不少自然療法信徒深信藥廠為了賺錢才推銷疫苗。梁某的文章也不例外,在《疫苗有陰謀?》一文當中,也強調「市值萬億藥廠的總裁便可每年拿數千萬美元花紅」。不過諷刺的是,梁某本人卻也創立正本會和正本堂,前者是診所,後者銷售各種保健產品。

據《蘋果日報》2016年7月8日的報導,梁某的正本會「手上有不少富豪級大客,撈到風生水起!」翻查正本堂網站資料,各種聲稱能夠平衡身體機能的保健食品價格均在…

檢討奶粉限購令 未到時機

圖片
2017年11月24日,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宣布,自12月1日起減低187種消費品的進口關稅,其中香港媒體最關注的,莫過於四種嬰兒配方奶粉完全免稅。適逢香港正在檢討奶粉限購令(限奶令),有媒體認為內地零關稅能減輕香港水貨壓力,主張為了維護自由港的地位,應該撤銷限奶令;也有媒體擔心撤銷限奶令,香港嬰兒將會再度面對奶粉荒。

自從2013年3月1日香港實施限奶令,至今接近五年。目前,除非獲得工業貿易署的出口許可證,否則個人禁止從香港帶1.8公斤(兩罐)以上的嬰幼兒食用奶粉或豆奶粉離境,最高可判兩年徒刑。

特首林鄭月娥在2017年10月份的《施政報告》表示會檢討「限奶令」,並研究如何保障本地配方奶粉穩定供應的長遠措施。其後,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陳肇始在10月17日出席電台節目時表示,限奶令不是長期措施,加上海關檢控以及奶粉短缺數字穩定,故有需要檢討。此言一出,自然引起輿論嘩然。

所謂「奶粉短缺數字」和「海關檢控數字」,根據食物及衛生局前局長高永文提交給立法會的報告,從2014年到2016年,香港嬰兒奶粉的總入口量分別為5,600萬公斤、5,400萬公斤及5,900萬公斤;留港內銷的奶粉總量分別為4,700萬公斤、4,200萬公斤及4,200萬公斤,兩者基本持平,顯示供應充足,為撤銷限奶令創造了條件。

但是香港在實施限奶令後,截至2017年10月,各邊境管制站已經查獲約20,620宗違規個案,當中19,522人次被法庭定罪,罰金最低為200元,最高為15萬元,被判監刑期最高為180天。反映香港奶粉供應充足,和海關執法嚴厲不無關係。

翻查近期媒體評論,可以發現,支持開放限奶令的媒體,關注焦點多數是「奶粉短缺數字」,如一貫支持自由主義經濟學的《蘋果日報》就以此為據,批評前特首「借市場的一時失衡,譁眾取寵、背叛自由港道統,禁制嬰兒奶粉出口,而貽笑天下。」反對撤銷限奶令的媒體,其關注的焦點自然是「海關檢控數字」。

零關稅奶粉屬特別配方
根據《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關於調整部分消費品進口關稅的通知》,零關稅的四種奶粉是「乳蛋白部分水解配方、乳蛋白深度水解配方、氨基酸配方、無乳糖配方特殊嬰幼兒奶粉」。港九藥房總商會理事張德榮接受訪問時指,這四種奶粉是腸胃敏感嬰幼兒的特別配方奶粉,不是一般普通配方奶粉,佔藥房銷售不足百分之一,估計對本地藥房生意影響不大。

實際上,中國和澳洲在2015年6月達…

兼聽對《施政報告》的反對意見

圖片
新政策出台,不免會引起爭議。兼聽則明應是討論審議香港發展項目的良方。

10月11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發布的首份《施政報告》中,最為傳媒關注的是「港人首置上車盤」。這個旨在幫助較高收入人群的政策概念自出現在林鄭月娥的《競選政綱》之後,爭議就未曾間斷。 《施政報告》公佈,將於明年底選觀塘的兩公頃住宅用地興建約1,000個單位作為先導計劃。不少細節要明年中才能公佈,其中包括售價、轉讓年期、轉售補貼處理,還有最重要的,即是否設收入下限等。

正視負面評價
《施政報告》表示,這個政策是「讓較高收入的家庭在私樓樓價持續上升下能重燃置業希望」,會透過地契條款,要求發展商作混合發展,在興建私人房屋的同時,預留一定數目的「首置」單位。申請者需要居港滿7年、從未在香港置業。單身人士收入上限是每月不超過3.4萬元(港幣,下同),二人或以上家庭則不超過6.8萬元。

由於政府尚未公佈完整的信息,也導致了一些混亂。 9月份,房委會資助房屋小組主席黃遠輝曾表示,單位或只能售回給政府,當局再按市況轉售予合資格申請者:「因此申請者需考慮日後轉售時,將不能享有樓價上升的好處。」旋即被中產人士譏諷為供「死會」,即申請人雖然享有折扣,但是依然需要銀行供款,不過這種供款卻不會升值,只會隨著通脹貶值。是否真的只能由政府回購,《施政報告》中沒有明確提出,但也沒有明確否認。

香港由政府資助的房屋大致有兩類,一類是給無力置業人士租住的公屋,一類是有政府補助,低於市場價格出售的居屋。港人首置上車盤的入息上限,比居屋的個人入息限額2.74萬元、家庭入息限額5.47萬元,分別高了6600元及1.33萬元。

根據政府統計處《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簡報》,香港個人收入中位數是1.55萬,而家庭月收入超過6萬的,隻大概佔16.5%。港人首置上車盤受惠的階層,肯定在香港頭兩成的精英之內。多份媒體都引述政府消息人士指,大概有5.5萬人屬首置盤入息範圍內(換句話說可能有下限),不過該數字未扣除已置業人士,相信數字只會更低。資助有能力置業的人置業,受惠的又非社會大多數。因此,輿論對這個政策有不少負評。

例如,港大經濟及工商管理學院助理講師阮穎嫻,質疑「首置上車盤」的入息上限不合理:「如果夫妻倆月入六萬多元,租樓買樓都綽綽有餘,亦可通過壓力測試。」她認為香港超過八成青年月入少於2.5萬元,如沒有父母幫助根本不能置業,才是需要協助的一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