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15的文章

政治新人會否挑戰傳統政治模式

圖片
持續70多天的佔領運動產生了一些意料之外的政治新人,其中歌手何韻詩宣布會「認真考慮」參選立法會就是一例。雖然她尚未公佈細節,卻表明會組織符合新世代運作方式的政黨,排除了參加現有政黨的可能。此舉對傳統泛民主派造成什麼衝擊?又會令香港的政治版圖產生怎麼樣的變化?值得繼續觀察。

政治新人或政治素人參與選舉,已經不是新鮮事。在台灣,俗稱柯P的台大醫學院教授柯文哲成功挑戰國民黨候選人當選台北市長,顛覆了傳統的政治概念。香港近年不少傳媒人和藝人如鄭經翰、黃毓民和陳志全,也發展出了一套不依靠地區工作,只依靠媒體力量當選立法會的模式。故此,何韻詩倘若參選,要獲得議席並非絕無可能。

傳統政黨依賴地區工作,有助理、區議會到立法會的晉升渠道。好處是對政治工作更為熟悉,能夠更加嫻熟的處理相關工作。壞處是對候選人來說等候時間較長,選民容易對政治人物過於熟悉而缺乏新鮮感。民主黨是泛民黨派中地區工作較好的政黨。然而,在選舉當中,地區工作僅僅是選民思考的其中一個部分而不是全部。

翻查數字可以發現,第一屆立法會,泛民黨派有4個,第二屆增加到了5個,第三四屆都是7個,第五屆上升到了11個。在上屆的立法會選舉當中,只有一個人當選議員的泛民政黨多達6個。這些新成立的政黨只有少數會標榜自己的地區工作,而民主黨在地區直選的議席已經被公民黨超越,也顯示了注重地區工作的民主黨逐漸失去往日的光環。對青年人來說,有更多的途徑參與政治,定會減低傳統地區工作的吸引力。

總體來看,泛民的支持人數比例並沒有發生顯著的變化,新出現的泛民政黨並不能打動建制派的選民,只能繼續擠壓民主黨的空間。何韻詩以新世代作為口號,也只能吸引原本支持泛民政黨的年輕票源,未必可以爭取本來就反對佔領運動的市民支持,勢必引起泛民內部的龍爭虎鬥。

何韻詩一旦參選,除了對大黨造成衝擊外,對新出現的小型政黨也可能帶來衝擊。目前香港的政治公關和完全商業運作的藝人包裝還有一定距離,何韻詩以歌手的身份參選,無論輸贏,都可能會將更加成熟的商業包裝帶入香港的選舉文化,直接衝擊目前依靠傳媒/新媒體概念包裝的小型政黨,分薄他們的票源。泛民主派的光環拉的很闊,涵蓋各種議題和概念,但總體來看,內部互鬥遠超過對建制派的衝擊,對香港政治版圖的影響,短期內也只會局限在民主派支持者當中。

以常態政治和非常態政治的框架分析,佔領等制度外的方式屬於非常態政治,而參與選舉,則無論如何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