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大佬以勢壓人只有反效果


「你設法不忘掉你學​​過的,但是一轉眼,他們就證明那些都是垃圾,並且告訴你,有靈性有見識的人早就不搞這些了,如果你不以為嫌,一個落了伍的老腐敗就是你!這又有什麼好法子?」屠格涅夫(Ivan Turgenev)《父與子》

佔領運動一周年,泛民之間的爭論不斷,正如我們一位博客作者所說,是「自說自話」,毫不相關。總的來說,泛民指責學聯和學民思潮的方向,都是不接受泛民老大的指導,在他們眼中,面對強大的建制,不團結在他們之下,就注定失敗,就會令「建制最開心」。這種邏輯下,所有提出質疑的人都是建制派的「無間道」,是「鬼」。

可是在年輕人的角度,雨傘運動不僅不是由泛民老大領導的,而且他們所厭惡的,要推翻的,也是這種「倚老賣老」的大佬文化。如果大家記性不差的話,應該記得在雙學宣布佔領運動開始之後,很多原本自發的市民退場了,原因正是反感雙學「佔領光環」。泛民領袖在清場最後一刻出現被捕,被嘲笑為「最後一刻留守」而非「留守最後一刻」。凡此種種,豈能輕易忘記?

既然運動本來就不屬於泛民和雙學,談何問責?

俄羅斯作家屠格涅夫在1862年創作的小說《父與子》裡有一段話:「你設法不忘掉你學​​過的,但是一轉眼,他們就證明那些都是垃圾,並且告訴你,有靈性有見識的人早就不搞這些了,如果你不以為嫌,一個落了伍的老腐敗就是你!這又有什麼好法子?」

對比今天的泛民,這段引文不禁令人唏噓不已。泛民死抱著過去的社運模式,以選舉為中心,雨傘運動的新一代卻不搞這些了,同樣又有什麼好法子?無論喜歡與否,互聯網造就的是一群更反權威的人,不斷指責年輕人不夠團結,不知進退,甚至指責一些留守旺角街頭的示威者是「鬼」,叫他們如何能夠服氣?

有人說,佔領運動是一場啟蒙的運動,啟蒙運動的別稱是「理性時代」,是破除迷信和權威的。實際上,佔領運動更有著後現代主義的影子,借助屠格涅夫另外一段話,「虛無主義不服從任何權威,不跟著旁人信仰任何原則,不管這個原則是怎樣被人認為神聖不可侵犯的」。在理性時代甚至後現代,以勢壓人已經過去,以理服人才是王道。

因此,老人家應該做的,不是繼續不斷指責年輕人不服從,而是應該認真反思一下,自己了解問題是否不夠透徹,自己宣揚主張是否不夠耐心,而不能因為自己老而要求對方尊重自己。

這點,無論對於泛民還是建制,都是適用的。

刊於香港輕新聞,2015年10月1日,http://litenews.hk/?p=3074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射雕英雄傳》讀書報告

The 1967 Riot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Hong Kong’s Core Values

香港澳門台灣媒體網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