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僵局該怎麼破?



由青年新政兩位議員宣誓引發的政治風波已經陷入僵局,無論建制派還是本土派,都以討好自己支持者為主要目標,喪失了退步迴旋的空間,事件如何收場變成了難題。

對於本土派來說,宣誓的「小學雞」行為自然不是簡單的情緒宣洩,而在討好自己的選民以及「玩爛」議會。在本土派聚集的網絡社群當中,認為不需要就「支那」和refxxking道歉仍是主流;同樣,對建制派來說,如果此時表現溫和,恐怕也會大大得罪支持者。

不少人認為,「蛇齋餅粽」是建制派獲得支持的手段,「阿爺吹雞,全部跪低」則是每次行動的背後原因。但事實上,保守民意經常對建制派產生制約,在建制派的組群當中,連日來民意逐步升溫,群情洶湧,不會輕易放過青年新政。

本站讀者留言,說現在的局勢類似宋朝的黨爭而非現代政黨政治,確實頗有啟發。你很難說王安石和司馬光誰是忠臣誰是奸臣,新舊黨爭水平固然比小學雞高的多,但就格局而言,結果都在加速整個政治體系的崩潰。

歷史很難重演,筆者也不想危言聳聽。只是在目前的僵局下,政治明顯失去了靈活性,一旦政治領袖只懂得討好支持者,不懂得做出妥協,政治領袖之間剩下的就只是激進程度的比拼,而這些激進主張又會刺激支持者變得更加激進,陷入死循環。在這種格局下,派系當中的成員無論出於何種動機,是忠是奸,有沒有外部勢力干預,甚至是不是「鬼」,各方行為日益趨同也是可以預見的。

由青年新政近日的行為來看,絲毫沒有退步的意思,像是完全不在乎兩個議席,故意要激起建制派支持者的情緒。歷史上,參加議會選舉,目的在於破壞議會的例子不在少數。列寧曾經表示參加國會的目的在於:「使我們更容易向群眾證明,為什麼這種國會必須解散。」這種手段是中立的,任何人都可以用。

香港的政治制度縱使有一些不足,至今卻還是能夠反映各種民意的一種政治制度,也是行政吸納政治的重要手段。香港要依法治港,而不是「依政治港」,關鍵在於不能採取法律以外的手段處理政治事務。在青年新政玩爛的時候,如果建制派不能引導自己的支持者,以正常手段回應,反而採取包圍立法會這種鬥人多的方式,難道不是正中下懷?

電影《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裡面有一句經典對白,大意指「我們不要騙自己說外面什麼一切如常。」不過認識到一切都不如常,和自己的行為一切如常並不是同一回事,在如此格局之下,更應該一切如常,堅守理性和專業。

刊於香港輕新聞,2016-10-25,http://litenews.hk/?p=22894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射雕英雄傳》讀書報告

The 1967 Riot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Hong Kong’s Core Values

香港澳門台灣媒體網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