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這一步踏出去就進入了民國史——專訪白先勇談白崇禧史蹟

白先勇教授將會出任中文大學崇基學院六十周年誌慶的訪問學人。

編按:白先勇教授2 月14 日訪港,出任中文大學崇基學院六十周年誌慶的訪問學人,並舉行一系列演講活動。「文化人間」在白先生到香港的翌日採訪了他,歷時兩個多小時,內容廣泛,涉及他正在撰寫的《白崇禧傳記》、崑曲和對中國文化見解,談笑風生,不乏真知灼見。值茲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紀念,本期刊出的上篇,白先勇主要談及他父親在辛亥革命扮演重要的角色和他在北伐、抗戰時期的史蹟,不乏第一手資料。

■:潘耀明、金聖華、李炘、鍾宏志
□:白先勇

■:聽說您一直在寫您父親的傳記——《白崇禧傳記》,為什麼呢?有什麼特別珍貴的事情可以和讀者分享的嗎?

□:中國大陸以前對國民史沒有很好的記錄,這可以理解,但現在也開始恢復。可惜的是,現在台灣很多年輕人都對民國初年的歷史沒有興趣了。我在想,不知道過去,怎麼能對現在有個清晰的歷史定位,沒有歷史關照是很危險的,方向很容易錯誤。

父親的傳記還沒有這麼快出來,最近我在做的是我父親的畫傳,這個畫傳有幾張照片,我覺得非常珍貴,是歷史的見證。其中一張在北伐戰爭時期拍攝,北伐中我父親白崇禧將軍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他是國民革命軍副參謀長,也是東路軍前敵總指揮,這場戰爭可以說是我父親軍事生涯第一個高峰。

他跟蔣介石從廣州一路打到江浙一帶,再一直打到當時叫北平的北京,那時候他才三十出頭。這也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有軍隊可以從兩廣發兵打到北京的,當年太平天國差一點,只打到了天津附近。

■:北伐時期的白崇禧將軍居功厥偉,可以談談嗎?

□:最後完成北伐的是我父親,在唐山。之後張學良易幟,中國統一。我父親回來的時候,在唐山的火車站,歡迎他們的隊伍拉了一個很長的旗子,上面寫 「歡迎最後完成北伐的白總指揮」。這張照片是當時一位姓張的隨軍記者拍攝的,他拍了幾百張照片,但是現在只剩了30 張,很多都散失了。他拿了這張最後完成北伐的照片來給我父親。北伐是國民黨、國民革命軍統一國家的最關鍵的一次,這張照片最寶貴。

■:台兒莊大戰也是關鍵的一役,全國軍民士氣大振,白崇禧功不可沒。

□:有一張是關於台兒莊大戰的照片,1937 年,日本人在南京陷落後屠城,那個時候整個國家的氣氛低迷,日本人一路打下來簡直勢如破竹,八一三淞滬會戰國軍損失20 多萬精英,不能想像整個國家怎麼打成這個樣子,覺得中國的軍隊就要完了。日本誇口3 個月解決中國,而台兒莊一戰給了日本人迎頭痛擊,全國好像觸了電一樣振奮起來,全世界各國祝賀電報雪片飛來,那個時候首都由南京遷到武漢,武漢市民舉行大遊行,10 萬人上街頭慶賀。那張照片在台兒莊大戰的前夕拍攝,蔣介石跟我父親飛到徐州,蔣介石站在中間,李宗仁、我父親站在左右,那個時候蔣介石要我父親留下來和李宗仁一起指揮,然後蔣介石離開了。

台兒莊大戰非常慘烈,日本死了1 萬多人,日本和中國的士氣都扭轉了,當時周恩來也打電報來祝賀,說是台兒莊一役,影響全國,影響世界,可見此仗非常重要。那張照片是整個國家生死攸關的時候留下來的。

■:歷史照片是歷史時刻最好的見證,還有什麼珍貴照片?

□:前面說的都是轟轟烈烈的照片,還有一張在南寧,是1949 年。當時美國參議員諾蘭(William Knowland)和我父親的合照,我看我父親的一生,從北伐時代開始打,從南打到北;國共那一戰,從北一直退到南,和共產黨打到最後的也是我父親。南寧的那張照片是南寧失守的前兩天,諾蘭飛到南寧,要援助國民黨,那時候國軍一部分撤到海南島去了,父親就跟諾蘭講,把美援拿去援助海南島的國軍,我父親要諾蘭馬上離開,他一飛走兩天,我父親也走了,那張照片是我父親在大陸最後一張。

■:這似乎和過去的印象有點不同,您怎麼看待現在對白崇禧的評價。

□:父親和民國的關係千絲萬縷,他參加了辛亥革命,從18 歲的時候就參加學生軍敢死隊,從廣西步行到武漢,不知道走了多久。他和我說,他們不能洗澡,身上生滿了蝨子,學生敢死隊一共有一百多個人,各個年輕敢死。那個時候家裏不願意他去,因為這都是有去無回的,祖母在城門口叫我父親的哥哥,我二伯守着不讓他去,我父親就從另一個門出去,他這一步踏出去就進入了民國史,參加了辛亥革命,見了孫中山。

■:過去有不少人把白崇禧劃入軍閥稱謂,您有什麼看法?

□:大陸及台灣有人會稱我父親做「桂系軍閥」,我對「軍閥」兩個字要抗議,我覺得軍閥的定義是:地方、區域那些軍事頭目為了自己的利益而掌握軍權,而我父親參加辛亥革命、抗日、北伐,這都是民族大業, 怎能叫做軍閥呢?大陸如此我能理解,台灣也亂講、是非不明,只能怪國民黨自己,自己的歷史都寫不好。

父親參加抗日戰爭獲得很多勳章,像「青天白日勳章」,那是國民政府發給他的最高的獎章;還有美國兩個勳章,一個是陸軍總部,一個是羅斯福總統頒發的,英國政府也有、法國政府也有的,美國英國法國頒獎都是因為他抗戰有功嘉獎,我把照片統統找出來,有些照片下面本身還有注解,當年為什麼頒這個獎。現在手頭上有幾百張照片,有的沒有圖片說明,我還在寫,還要整理。

今年剛好民國100 年,這本書也打算趕在今年出版。目前已經敲定會有大陸簡體版和台灣繁體版。

■:您對父親的印象是怎麼樣的?他是一個怎麼樣的父親呢?

□:我父親他們是念過四書五經的,他的記憶非常好,他年紀非常大的時候可以隨口背古文。他很重視教育,給我們幾兄弟找老師講解古文,在大陸和到台灣以後都是這樣,當時我們煩的不得了,但是還是要背。所以他給我一個印象,他對古文很重視,我們也學了一些。我們讀中學的時候,台灣的古文老師也要我們背書的,考試的時候要默寫史記,現在我覺得那是一種很好的語文基礎訓練。(待續)

《明報》,文化人間,2011年2月18日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射雕英雄傳》讀書報告

The 1967 Riot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Hong Kong’s Core Values

香港澳門台灣媒體網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