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投行為香港工程界帶來的發展機遇——香港工程科學院院長蔡宇略博士


亞洲是世界上最有經濟活力和增長潛力的地區,擁有全球六成的人和三分之一的經濟總量,但是因為建設資金、技術等問題,亞洲一些國家面對道路、港口和通訊等基礎設施建設資金不足的問題。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成立的目的,就是為亞洲國家提供基礎設施必要的資金。

《經濟導報》專訪了香港屋宇署前署長、香港工程科學院院長蔡宇略博士,他認為,香港有良好的工程基礎和獨特的管理經驗,可以借助亞投行的契機,將香港的經驗和工程系統帶到亞洲,為香港工程界帶來新的發展機遇。

《經濟導報》:亞投行全稱是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目前輿論焦點集中在投資,基礎設施建設反而較少人提及,您認為這方面的發展前景如何?

蔡宇略:基礎設施建設其中一個重要環節就是配合城市化發展,城市化和工業化兩者互為因果,發展了工業才有資源改善民生,民生需求又促進工業發展。在這循環過程中,城市化提供了較好的生活和工作環境,經濟才得以持續增長,服務業才會發達。

香港過去的發展模式就是這樣,現在中國的十二五規劃,也把城市化和工業現代化列為主要的發展目標。亞投行是很大的一個項目,亞洲很多地方都需要城市化,發展潛力無限,以一路一帶為例,無論是陸路還是海路,沿線國家都有很多的商機,香港肯定可以分一杯羹。

《經濟導報》:香港一般給人的印象都是金融為主,在基礎建設方面有沒有什麼領先全球的經驗?

蔡宇略:香港城市建設的特色是高密度和高層建築,在全世界都數一數二,以前不少人認為人口密度高不是好事,但是與高層建築配搭的人口密度高卻可以一方面保持良好的居住環境,又可以帶來社會效益的正面影響。以地鐵為例,能夠盈利的地鐵恐怕只有香港,地鐵投資巨大,但香港市區人口集中,乘客量足以產生盈餘。相比之下,倫敦人口較為分散,地鐵線較長,因此乘客量就不足以維持成本。現在越來越多人認識到,高密度的城市發展才是有效率及可持續的,如何建構並管理高密度城市,就是香港的特殊經驗。

科技是一種方法論,工程則是一種系統的方式,將原材料、機器和人工結合在一起,把科技理論化為生產。工程師最寶貴的財富在於實踐經驗,數學公式全世界都一樣,任何地方的人拿起書都可以學,但是如何因地制宜,靈活運用,才是香港工程師的優勝之處。

具體來說,香港住宅樓宇普遍高度都達到20層,無論上海、北京這些內地城市,還是東京、紐約和倫敦這些國際性大都會的密度都比香港低。香港樓和樓之間距離非常緊密,建築工地的空間十分狹小,如何在狹小的地盤興建高層樓宇,香港很有經驗。另外,香港多山,斜坡安全是重要影響因素,如何在複雜的地形環境下進行建築工程,也是香港的特殊經驗。亞洲很多地方都存在複雜環境,香港的工程師應有用武之地。

其次,在高密度城市解決交通堵塞是一大難題,香港處理得比較好,原因在於在發展土地之初就考慮到了交通運輸的問題,並將交通運輸和土地使用兩者結合規劃,這方面的經驗在全世界也是數一數二的。

最後,規劃還需要和市場結合,無論商業區還是住宅區,都需要面對市場,在市場上能夠成功銷售。香港政府規劃新市鎮發展之前,就做好了相關的人口預測,才決定在什麼地方發展。政府賣地表面上是市場行為,但是在什麼地方賣?賣多少?則是規劃的行為,兩者相結合才能出現好的效果。香港在這些方面的經驗都值得出口到其他國家和地區。

《經濟導報》:香港公司怎樣參與亞洲基礎建設的投資?政府可以做些什麼?

蔡宇略:香港經驗要成功輸出,可能需要政府或專門機構加以推動,個別工程師和承建商難以做到。香港的工程界可以藉助這次亞投行的契機,由政府牽頭對亞洲地區的基礎建設進行投標。有一種說法指,香港過去一直奉行自由放任政策,政府不應帶領參與商業行為。但實際上這是似是而非的,經驗表明,在1970年代港英政​​府為了推動房屋政策,已經前瞻性地推動新市鎮建設。現在為了整體利益,若仍說不應不參與的,多數都是不想參與而已。

事實上在70年代,當時英國政府也是鼓勵英國的工程服務出口,適逢中東因為油價上升而變得富有,基礎建設投資巨大,英國的工程顧問與建築公司因此獲得了很大的發展。目前,新加坡也在出口工程系統的服務,例如城市建設、運輸和房屋系統等,都有政府協助推動的。將經驗出口到別的國家和地區,對整個工程業界來說都是商機和增加就業機會,更可以令工程界不斷提升知識與經驗。也提升了國家的形象。

香港土地供應不足,除非大規模釋放土地,否則香港的建築工程已經飽和。香港現在重建的比例已經高於新建樓宇,三、四十年的樓宇都說要清拆重建,而這些樓宇的設計壽命其實要長的多。很多的樓宇,只要維修妥善,就可以使用更長,甚至是多一倍的時間。這樣 更加符合經濟效益,同時也是更環保、更可以持續發展的模式。因此鼓勵香港工程界放眼亞洲,是合乎情理的做法。

《經濟導報》:如何吸引香港的青年人投身工程科學界?是否也是政府的工作?

蔡宇略:香港的青年人願意投身工程的比例確實有下降的趨勢,要吸引青年人多讀工業的科目,不能只看教育環節,由讀書到就業,每個環節都需要均衡的發展。1989年,港英政府大幅增加大學的學位,雖然當時得到了很多掌聲,但是不均衡發展,大學生畢業之後找工作困難 ,也導致各種社會問題。

因此,大學相關科目是一個方面,在增加大學相關學位之後,一定要增加就業的機會。政府的規劃,本身就是一個工程系統,要開拓新市場,就一定要進行前期的投資,這些投資只能由政府來做,不能完全交給市場。

本刊記者 李炘

香港《經濟導報》,2015年第9期,2015年05月04日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射雕英雄傳》讀書報告

The 1967 Riot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Hong Kong’s Core Values

香港澳門台灣媒體網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