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E無人機:產品是會說話的——專訪深圳一電科技董事長張葉


無人機,指的是無人駕駛,以無線遙控飛行的飛行器。近年,百多元乃至過千元的玩具無人機熱潮忽然興起,大小商店的貨架都可見其身影。無人機不僅僅是玩具,除了民用外,深圳的一電科技(AEE)獲得了公安部的青睞,設計生產用於交通管理、空中安保、防險救災、森林防火等多種用途的無人飛機。《經濟導報》記者專訪了AEE董事長張葉女士,就科技創新的難點、深圳創業情況,民企遇到的困難和無人機行業發展等問題進行了探討。

《經濟導報》:幾乎每個企業在成長的道路上,都會經歷各種困難,您在公司新年致辭中提及“賣房賣車來發工資”的經歷,那時候企業怎麼了?怎麼就這麼難?

張葉:有句話說,中國的民營企業是沒爹媽的孩子,在政策、資金和技術方面都有困難,基本上都要靠自己。但深圳的創業環境非常好,即便沒有太多的支持,企業也能順利成長起來,對於創業期的企業十分重要。

AEE在1999年成立,最早是做無線監控設備的,當時填補了無線聲音和視頻同步傳輸在中國內地的空白。到了2004年,中國無線監控設備的市場已經飽和了,整個珠三角有上千家做無線監控的企業。無線監控設備生產的門檻很低,我們的產品一出市場,幾個月後就有山寨產品在市面發售。涉及到研發成本,售價沒有辦法和山寨產品相比,因為不想降低質量來壓低價格,所以最後就放棄了這個市場。

《經濟導報》:後來轉到了什麼方向?AEE的發展策略作出了怎麼樣的調整?

張葉:視野和夢想,決定了部署和構架,AEE的技術規劃是T型或者疊加型的,一開始,我們就不打算只做運動攝像機,而是打算做一體的無人機。在2006年的時候,很多人可能對無人機究竟是什麼還沒有概念,更不知道什麼是一體的無人機。當然,在滿足夢想之前,要先吃飽飯,我們是做監視器出身的,轉到運動攝像機對我們來說最容易。

目前,除了GoPro,Sony和JVC,小米現在也開始做運動攝像機,聯想和樂視也準備做。但是AEE已經做了很多年,所以在技術上可以保持領先。某些牌子的運動攝像機真的很便宜,但銷路並不太好,說明要用高端專業產品的人,還是會用高端專業的產品。

我們在做運動攝像機的時候,就已經在構思無人機了。一些企業,只是專注做運動攝像機,現在才來打算做無人機;而我們在做無人機的時候,已經打算做一體機了,很多企業現在才做一體機。所以在面對競爭的時候,要保持一定技術優勢和前瞻性。

《經濟導報》:還有一個有意思的事。AEE開始轉向無人機研發的時候,您的技術員曾經抱怨:“我們怎麼可能搞得出來無人機”,最後你們是怎麼研發出來的?無人機技術的難點在什麼地方?

張葉:AEE的技術是自主研發的,一開始我們也想買技術,最早嘗試由美國購買,但對方開價十億美元,而且還不賣給中國的企業。後來和四川的一個大學合作,討論是否可以產業化,結果也非常昂貴。實在買不起,最後只能自己研發。我們用滴水石穿的精神慢慢做,從2006年到2011年,共花了五年時間,2012年才正式批量化生產。但開始構思生產無人機,可以追溯到1999年。

我們的第一款無人機型號是F50,後來有F100,最新是一體化的AP10。F100主要供警方使用,續航時間達到1小時,別的有些公司在20分鐘以內,無人機和遙控器之間的距離是20公里,而且能夠做到即時傳輸,國內同類產品很多只能做到1公里。我們現在的標準是全球最高的,無論是續航時間還是高度和速度方面,抗風能力、抗雨能力、耐冷、耐寒的能力也在同類產品的之上。

在技術難點方面,我們把飛控、飛行器、前端的拍攝裝備和控制站等專業的東西都結合在一起,研發成本是很高的。很多時候,控制系統越簡單,智能化程度越高,研發成本也就越高。

AEE的研發經費每年佔銷售的10%左右,在深圳有約600人的研發隊伍,成員以中國內地為主,也有美國、新加坡和澳洲人,在美國和歐洲都有分公司,在美國還有工廠,那邊基本上都是當地的員工。

《經濟導報》:創新是科技企業的生命,也是企業發展的動力,能和我們分享幾個AEE創新産品和應用的案例嗎?

張葉:目前AEE的產品主要分民用和警用兩個系列:民用是運動相機、民用無人機;警察是執法記錄儀和執法用無人機,全部產品有50多種。

在警用方面,深圳市政府從2009年開始用我們的產品協助交通警察進行管理,一直到現在。用無人機進行監控拍攝的好處是方便快捷,視野廣,如果遇到一些突發事故,無人機有可以到達一些沒有攝像頭的地方,還可以到達人到不了的地方,以最快的速度,最廣的視角將現場情況傳輸給監控部門。

而在民用方面,AP10是全球第一款內置攝像頭的一體機,別的無人機可能都是外掛一個例如GoPro的攝像頭。一體機和非一體機的分別,首先在於操控的方式更簡易更容易上手,因為採用了一體化的設計,飛行器、雲台、攝像機的操控高度集成化,不必進行多維度的分別操作;其次是拍攝的效果的穩定性,一體機部件兼容性會遠遠強於外掛機,在拍攝上也更容易取得穩定的效果;最後是飛行的穩定性,一體機的外型設計更整體、更流綫,在飛行速度,飛行能耗損失,應對雨雪等惡劣天氣上都具備先天的優勢。

之前的大學生運動會也使用我們的產品,主要用來做現場環境的拍攝、信息反饋和人流的控制等等。還有春運的時候,鐵路也用我們的產品來了解路況,協助疏導車輛等等。

《經濟導報》:目前無人機價格從玩具式的一兩百元,到有專業用途的百萬元不等。價格是市場很難迴避的話題。相比國外同類產品,國產無人機是否有價格優勢?無人機行業競爭的未來,是努力把價格做下去,還是把技術做上去?

張葉:AEE不做低價產品,相反有些產品還比國外同類產品貴。我相信產品是會說話的,拿產品一出來比較,誰好誰不好就能夠清楚知道了。以無人機來說,能飛多高,飛多遠,執行什麼任務,乃至技術、性能、應用的場景,裝備的方式都有差異。

AEE民用無人機的最大賣點是“軍警技術,民用產品”,這是有標準的,比方說AEE的無人機飛行高度為3000米,有些同行只能做300米;AEE的產品每小時飛100公里,有些每小時只飛20公里。一旦有突發事件,飛到那裏已經遲了。

需要強調的是,AEE的產品是一個裝備,並不是一個玩具。在零下30~40度,AEE的產品還能正常執行任務,其他無人機可能會開不了機、充不了電。最極端的個案是拍攝火山,因為粉塵和熱度,很多無人機一飛就要墜機。

軍警用的產品使用時間比較長,同樣一個牌子的汽車,但凡是給軍警的,都可以用十幾二十年,給民用的或許三五年就壞了。2013年,AEE成為唯一參與公安部《無人飛行器系統》行業標準起草製定企業單位。同時,我們是二級保密單位,有相關的許可證,本身就是軍警用品。

《經濟導報》:從國外的使用經驗看,干擾空中交通和地面人群是無人機必須直面的兩大問題。在安全方面,企業要做些什麼?社會要做些什麼?

張葉:將來民用無人機必定會出標準和治理辦法,否則今天掉一個無人機在民居,明天掉一個在機場,危及公共安全,擾亂航空秩序,這怎麼可以?對於AEE來說,在産品設計的時候,就盡可能减低對公共安全的威脅性,比如針對非實名制、非專業性的普通消費者,我們有嚴格的飛行高度限制,在出廠設置時,已經預設了最大飛行高度。另外會有GPS定位的禁飛區域設置,同時失聯自動返航功能也能最大限度減少意外。目前民用無人機沒有標準,希望日後可以由政府、行業協會、或者相關的法律機構與我們一起制定出合理的標準。

《經濟導報》:您能不能從行業的或者企業的角度談談,無人機行業的發展需要政府做些什麼,或者不需要政府做些什麼?

張葉:早前深圳科協的主席問我,希望有怎麼樣的幫助?我說政府做好服務就可以了,不要做過多的引導。AEE在2014年參與了《深圳市航空航天產業發展規劃(2014~2020年)》的起草。我們的感覺是此後,深圳的無人機企業像雨後春筍般出現了。其他地方也是一樣,浙江說希望我們到舟山去建廠,答應給予土地等資源。去了湖北,也說要建航空產業園。

我們的公司是做技術的,和做資源以及地產的公司不一樣。我覺得任何一個技術和產業的發展,一定是基於市場的敏銳度和需求,如果政府過多的引導產業的發展,就勢必會導致產能過剩。一旦高新科技產業出現人才不聚焦,資金不聚焦,產品不聚焦,技術不聚焦,就不可能有好的產品,拿不出一些技術含量高,能令國人引以為傲的東西。

目前大量的熱錢湧入無人機的行業,太多人在做無人機。本來我們招人還很容易,現在很困難。挖角的情況也很嚴重,甚至有人出兩倍的薪水對我們的員工挖角,實在有殺雞取卵的感覺。令本來我們出產品的速度很快,現在明顯放緩了。

一個國家、民族希望強盛的話,科技和實業一定是放在第一位的,僅僅依靠金融的數字遊戲是不行的。我們認為,只有實業做好了,才能成為一個市值100億,1,000億的企業。

政府應該幫助企業做好後勤的保障,讓企業能夠專心致志的去做技術的研發和創新,做產品的創新。可以在基礎的公共服務上多一些幫助,更聚焦在醫療、住宿,周邊的環境提高,道路的改善,甚至經常出國的企業,護照是否可以加厚等等。同時也可以在產業和行業之間的嫁接,搭建一些橋樑,例如召開一些會議,將相關的行業邀請到一起,促進銷售。

《經濟導報》:在近10年甚至20年內,隨着《中國製造2025》的出台,在工業化與信息化的完善結合中,無人機行業被寄予厚望,尤其是在民用與警用領域獲得井噴式發展。伴之而來的也是眾多科技企業萬馬奔騰式的競逐,AEE對當下的無人機行業發展有哪些建議?

張葉:為什麼中國人要做一個行業,這個行業就死了?彩電大家都在做,別的企業都能賺錢,中國的彩電不掙錢;平板電腦全世界都在做,就是中國的企業不賺錢;光伏那裏都好,就中國的光伏好不起來。原因在於一大批人在做,為了上市而上市,結果該圈的錢圈完了也就倒閉了。不但導致產能過剩,事業也沒做好。

至於現在的無人機市場,我認為低端的無人機將來是競爭非常激烈的領域,低端無人機的技術門檻不高,應用領域是相當有限的,只能稱為航拍器,不能稱之為無人機。這也是AEE在進入這個領域的時候,就定位要做高端的警用的無人機的原因。

《經濟導報》:前不久,2015年德國漢諾威消費電子、信用及通信博覽會上,AEE產品被德國CRN等媒體競相報導。請張總談一下AEE的海外實踐與未來計劃。

張葉:去年10月份在德國,AEE推出了全球第一款光學變焦的運動攝像機;12月份,美國國際消費電子展(International Consumer Electronics Show)上,AEE推出了全球最小的運動攝像機,大概兩倍姆指這麼大,比目前市面上所有運動攝像機都小。

我們很少參加國內的展覽會,原因是只要參加了,就培養了一堆山寨,國外的知識產權保護確實優於國內,中國的知識產權保護是虛的,沒有實效,沒有威脅性。山寨企業要到國外的展覽會抄襲,至少還要花路費。

AEE的走出去是分兩個階段的,十年前,AEE的走出去最主要做銷售,參加展覽;現在最主要在海外找好的人才,好的技術,以及興建工廠和併購海外好的企業。

在國外,AEE基本上都是自主品牌或聯合品牌的,在美國、歐洲和俄羅斯的賣場,都是自己品牌的產品。有時也會聯合國際一流的品牌,例如與生產汽車的布卡堤(Bugatti)聯合品牌,兩個品牌放在同一個產品上。最近祿來相機(Rollei)也可以我們推出聯合品牌。

目前AEE還沒有上市,但在無人機領域的資本市場估值是最高的,比國外的很多同類企業還要高。我們不想為了上市而上市,我們只想做好自己的産品。

李炘、周海勝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射雕英雄傳》讀書報告

The 1967 Riot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Hong Kong’s Core Values

香港澳門台灣媒體網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