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蕙禎「扑嘢論」何罪之有?



青年新政的游蕙禎日前在理工大學的論壇上說:「就算我哋o依家想去扑嘢,都搵唔到房」引起一些討論,建制泛民兩派都有人乘機抽水。工黨落選議員何秀蘭說:「俗語、粗鄙語隨著文化轉變成為新進議員隨口而出的用語,只是集體選擇的結果」。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劉鳴煒更在電台煞有介事地揶揄:「顯露咗每個人性格、每個人水平」。

本來「扑嘢」這樣的詞彙在坊間已經不算粗鄙,而沒地方「扑嘢」在網絡上早已廣泛討論,並無稀奇之處。自2011年聖誕節的「扑性day」公園野戰事件之後,因為高樓價和住宅空間狹小而只能在公園「野戰」的悲哀,早已廣為人知。

沒地方「扑嘢」僅僅是表象,背後牽涉到的社會問題十分廣泛:土地問題固然是重要因素;也有論者認為涉及中港矛盾——過多的陸客自由行導致時鐘酒店紛紛改為日租酒店;還有更直接的香港人口政策等等。這些議題是否真的那麼回事,還需要更多的驗證,但都絕非不值得關注。

古時晉惠帝在發生飢荒之後問:「何不食肉糜?」法國大革命前瑪麗皇后則問「何不食蛋糕?」雖然後者真實度有一定存疑,但可以肯定的是,兩者都被視為亡國之音。原因無他,以中國政治術語來說是「脫離群眾」,以本土派的術語來說就是離地。如果政治領袖只「攻其一點,不及其餘」,用獵奇心態去批判出格言論,不對提出的問題認真加以探究,對社會一點益助也沒有。大驚小怪,更只能顯得自己「脫離群眾」。

代議士之所以叫代議士,其職責就是將民間已經成型的意見帶入朝堂。因此,游蕙禎並無過錯,也不特別有功,只是說了應該說的話。如果連代議士都不能反映市民心聲,其後果必然導致政府和人民的進一步撕裂。但願建制泛民諸君吸取教訓,日後貌似冠冕堂皇,實質沒有內容的抽水,還是少說為妙。

刊於香港輕新聞,2016年10月10日,https://litenews.hk/?p=22219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射雕英雄傳》讀書報告

The 1967 Riot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Hong Kong’s Core Values

香港澳門台灣媒體網站大全